蛋神的忧桑

【骸云】末光

街道上流动的车流,各式各样的霓虹灯,街边的夜市小摊,夹杂着人们的欢声笑语。  “铛,铛铛铛---”卖麻糖的老叟敲着铁块儿,清脆的声音响彻在嘈杂的街市上,转眼又消失在街的另一头。  欢声笑语不断涌出,眼前的人和景融洽地合为了一体。让人不禁想到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中繁华的街市一幕。  轻轻地用手指拈起一小块麻糖,放入嘴中,甜腻的味道立刻蔓延开来,随即便被烘烤过的糖的香味所代替。  云雀素来是不大喜欢这类甜食的,但是他还是让卖麻糖的老叟替他敲了一块儿。这绝谈不上怜悯,他只是觉得每一个人的劳动成果都应该被尊重。  嚼着已经软掉了的麻糖,云雀突然想起了某个男孩,一个嘴角总是嘴角挂着微笑的男孩,无论什么东西都无法将他的微笑容抹去。他隐约记得那个男孩嗜甜食如命,最爱的是巧克力。一旦碰上了巧克力嘴就停不下来,曾经还因为情人节那天收到的巧克力太多吃得人进了医院挂了三天点滴。  想到这里,云雀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那个人……大概会喜欢吃这个吧。”  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穿城河边,看到河面上飘着一盏盏荷灯,云雀才想起今天是盂兰盆节。慢慢地蹲下,荷灯上蜡烛的光在云雀的眼中一明一暗,记忆的深处被慢慢撕扯开来……    “恭弥恭弥,这边!”看着远处朝自己招手的人,云雀的头上忍不住爆出一个十字路口:要不是这家伙吵着要来看热闹的,自己也不会在群聚的人群中穿来穿去。  想到这里,云雀一抬手给了眼前的少年一个爆栗。  “哇呜!很痛欸恭弥!”顶着怪异的蓝色凤梨发型的少年揉着被打的地方抱怨,脸上却是止不住的笑意。  “所以说到底我们来这里干嘛?”  “欸---恭弥不知道吗?”凤梨发型的少年瞪大了眼睛,“今天是盂兰盆节。”所以说街上才有这么多人啊。云雀揉了揉太阳穴。  “晚上会有美丽的烟花,所以我们得快点找到一个视角好的地方。恭弥可要跟上我哦!”说完,蓝发少年便转过身去,转眼间便消失在人群中。  “等……”云雀伸出手去,却只触及到他鸢蓝色的发尾。  “恭弥,能追上我就永远在一起吧!”  太快了,那个人从来都是这样,自己似乎永远都追赶不上他的脚步,总是自作主张地留下自己一个人。    “小伙子,是来看重要的人的吗?”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打断了云雀的回忆。转过头去,一位面容和善的老太太正将一盏荷灯放入水中。出于礼节,云雀点了点头。  “我家的老头子已经走了4年了,这是第五个年头,得的心脏病。咳,现在想来,唉,走了也好,免得他再继续受折磨。咳咳咳……其实什么事想开了就好了。”  云雀望着她双眼睛,突然低垂下了眼帘,心里百味杂陈。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从半年前的一次任务失败开始。  站在断崖边上,远处祭典的风景一览无遗。他记得那个蓝发少年曾经跟他说过这里是看烟花的最好地点。他们也曾在这里看过烟花。可如今,看烟花的两个少年如今只留下了一位饱受过风风雨雨的青年。  “砰!”随着第一炮礼花的绽放,人们开始欢呼起来,云雀的视线随着烟花升起降落。  “砰!砰!砰!”越来越多的礼花倏的绽放在空中,重合成一幅幅美丽的图案,便转眼即逝。  云雀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他在这火树银花中看到了世上最美的风景。  那个人向他招着手,还是带着那熟悉的笑容。  云雀突然觉得眼眶中即将有什么溢出。他擦了擦眼睛,扑向了那个人的怀抱,暖暖的。  而那人也伸出手来将云雀抱住,俯下身,轻轻在他耳边说:
   “恭弥,我来接你了。”
--------------------------------The Ending----